1. 首页
  2. 基本面
  3. 公司分析

闻喜配资a股未来预测

前些天的文章的末尾,老黄牛给大家从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和券商那里要来了福利。不过,由于福利提供方认为公开送太过高调,施压了一整个下午逼着我删文章。最终老黄牛不得不向大鳄低头,删掉了文章。没办法,只有抱好大腿,以后才能为老铁们争取福利。顺带也说一下,上次文章留言区,不少粉丝留言吐槽说老黄牛做广告。这还真不是广告,大家有见过金主爸爸投完广告再追着人家删文章的吗?这完全就是老黄牛倒贴了请吃饭的钱,为粉丝们讨来的福利。

今天的二条,我把前几天那篇文章重新发一下。福利领取方式也加在二条文章的末尾。需要的老铁可以自行领取。

下面言归正传。

最近股市的加速上涨,让不少人开始躁动。老黄牛近几天收到无数条散户朋友发来的消息,问我牛市是不是来了。与此同时,我所在的不少机构大佬群里,大家讨论的却是撤退的时机。

如果我们复盘一下,一方面,老黄牛6月1日发布《A股长牛的又一制度建设正在酝酿!》后,大盘进入了快速拉升趋势。此后,随着多篇分析上涨逻辑的文章的发布,大盘走势节节高升。

6月1日文章发布后,A股进入拉升趋势

另一方面,央行于6月18日表示要考虑政策工具的适时退出,给市场泼了一盆冷水之后,大盘的涨势反而进一步加速。

6月18日之后,A股涨势加速

尤其是上周末,神秘学者余初心发表看空文章之后,市场反而爆发了,沪指在一周内依次拿下3000点和3100点大关。此前投资者吐槽的“满3000返100优惠”,反而变成了“满3000送150”。

6月28日之后,A股彻底爆发

这就有意思了,难道市场把央妈的话当耳旁风了吗?A股市场这条小胳膊,从来就没有拗得过央妈这条大腿的时候。那么,这次市场走势和央行态度背道而驰,到底是央行错了,还是市场错了?

今天,老黄牛从政策的几个细节,来给大家详细分析。

首先,我们先要了解这位神秘“资深学者”余初心到底是何许人也。

余字上面一个“人”,下面取自于“行”的一半,也就是说,余代表人行,也就是央妈。至于“初心”,那就不用解释了。

也就是说,所谓余初心这个笔名,就是央行借用这个称呼,以坚持初心的名义对外喊话用的。

那么,余初心目前一共发过多少文章呢?一共发过两篇。此前第一篇没引起太多人的关注,那篇文章名叫《央行与财政关系的转型与现代化》,发表于5月19日。该文章讲了央行与财政的关系,强调了央行不该承担的责任,以及财政应当承担的义务,还讨论了发行抗疫特别国债是否变相透支央行、是否符合治理体系现代化。央行与财政的关系比较敏感,老黄牛就不展开了,大家找到那篇文章瞄一眼,就能有深刻感触。

总之一句话,既然央行给自己用来隔空喊话的账号起名为余初心,言外之意就是,我是坚持初心的,而和我做法相对的,就不那么初心了。

再来看第二篇文章《正确认识应对非常事件的货币政策》,发表于6月28日,也就是上周日。这篇文章措辞如此直白,因此受到资本市场人士的广泛关注。

文章一共四个部分,我把小标题列出来大家看看:

第一,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货币政策出手早见效快,稳定了市场信心,降低了社会融资成本,在保主体、稳就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也就是强调央行的成绩)

第二,经济数据回暖、金融风险苗头隐现,对预防刺激政策“后遗症”和防范金融风险提出新要求。(药物疗效很好,但要注意副作用)

第三,“适时退出”并不意味着“急踩刹车”收紧货币,目的是为了“退空转”,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强调停药的必要性)

第四,市场各方应当做好预期管理和信息沟通,正确看待特殊时期的货币政策,专业应对市场波动。(我真要停药了,你们要做好准备,否则后果自负。勿谓言之不预也)

文章强调,在特殊时期特殊政策的作用下,资金空转和金融风险苗头已经出现,近期的金融市场调整,针对的是套利和资金空转行为,目的是为了及时遏制泡沫膨胀。

在最后一段,文章更是直言:

针对突发事件推出的特殊政策有其阶段性,不可能长期持续存在,必然存在适时退出的一刻。投资者应当结合宏观经济形势进行专业判断,既要避免投机心理,又要对“退空转”政策的影响提前应对。市场利率自4月底开始回升后,前期盈利颇丰的机构纷纷获利了结,对于部分不舍得“下车”的,以及以抄底为目的“后上车”者,更应该秉持盈亏自负的良好心态。

从文章可以看出,央行的态度很明确,特殊时期推出的货币政策,该退的时候是一定要退的。

那么,什么时候才是该退的时候呢?

央行所说的特殊政策主要有降准、降息、放水(逆回购+“酸辣粉”+“麻辣粉”)、以及特别国债。其中,逆回购和“两碗粉”,已经明显开始退坡。降准、降息则要候着特别国债的节奏。在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之际,需要靠央行营造出低利率的环境,为国债的发行保驾护航。

所以,特殊政策结束的时点,或者说停药的时间,就是特别国债发行完毕的时间。

老黄牛从财政部搞到了特别国债的发行时间计划,大家看下图:

抗疫特别国债发行计划

特别国债将于7月30日进行最后一次发行招标,考虑到分销和中标人缴款将于招标次日进行,也就是说,抗疫特别国债的发行工作,将于7月31日全部结束。届时,央行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低利率环境,这也意味着抗疫期间的特殊政策,大概率将于7月31日正式结束。

结合余初心第一篇文章的措辞,估计“服药”时间一天都不会延长,疗程时间一到,当天可能就立刻停药。

再来看市场方面,由于总量1万亿的抗疫特别国债在6月的发行量是2900亿,而7月的发行量是7100亿,也就是7月占了绝对大头,因此,7月是需要降准降息等政策配合着进行保驾护航的。

因此,一方面,趁着资金最后的宽松,市场进入躁动模式。另一方面,随着央行“停药”表态给出政策顶之后,各路镰刀都会大力拉升股市,特别是拉升“牛市”的标杆券商板块,配合着媒体的宣传,营造出“牛市真的来了”的氛围,吸引散户入场接盘。

原创文章,作者:不将就的人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glongwang.com/111398.html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