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股票论坛首页
  2. 股票资讯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续_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九),接着往下聊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作者 | 常山

流程编辑 | 小鸥


一、营业部黑幕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前文提到王婆证券老刘因为被举报参与操纵金莲股份而被迫出局,先是王婆证券公司启动了内部调查,当然,大家都懂的,这一“老子调查儿子”的走过场调查自然没有什么收获。

随后证监局的调查虽也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但却掌握到了一条重要信息:刘总曾帮助多家机构承包券商营业部。

消息来自证监会此前查处的一家私募机构负责人李嘉文。

李嘉文因操纵多只股票被查,而他们此前通过老刘承包了一家证券营业部,对此间内情和操作方法非常熟悉,所以调查组决定把他“借过来”协助调查。

李嘉文格外珍惜这次意想不到的“戴罪立功”机会。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1
 “坐庄”产业链

稽查组负责人钟成带了2名队员在江海市的花生酒店客房见到李嘉文。

“李总,劳驾给我们说说那些交易席位的事情呗”,钟成似笑非笑,开门见山。

“钟队,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李嘉文双手抱拳捣头蒜一般环揖了一圈,亲热地给在场的另外两位比自己小很多的稽查小同志也打了招呼,完全不见往日坐在电脑前指挥交易员拉升或打压股价的激扬气魄。

一名队员打开录音设备。李嘉文开启了他的记忆,展示了中国资本市场最不为人知的黑暗的一面。

“你们列的这些营业部,绝大部分都属于承包性质”,李嘉文接过钟成递过来的一张纸,扫了一眼,又放了回去。

营业部被承包?!”三人不约而同来了精神,坐得笔直。

“是的!一般情况下,一位年薪不到10万的营业部客户经理就能够查看营业部客户的持仓情况,庄家、机构的这些持仓动态、资金调集情况很容易就被暴露出来。如果你是庄家,你敢冒这样的风险吗?”

“不敢!”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所以,对坐庄机构而言,承包营业部就是刚性需求。而且随着资金规模的扩大,需要的营业部也就更多,这就需要承包更多的营业部。而刘总,不,刘辉就是帮我们这些操盘机构牵线搭桥,协助我们把营业部承包下来的中间人”。

李嘉文喝了口水,继续说:

“早些年,券商为了快速做大规模、做大交易量、扩张营业网点,尤其是中小券商就更愿意把营业部承包出去。这就类似于今天快递行业的发展模式,加盟或承包方式能够快速做大规模。这也就在供给端松了绑,如此有需求、有供给,承包营业部的方式就发展非常快。”

“把营业部承包下来,由坐庄机构控制,既能保证持仓情况不外泄,还能获得很多好处,比如线下打新,是这样吗?”钟成跟李嘉文确认。

“对!线下打新也是一部分,但这可控性不强,所以不是机构的主要方向。另外,营业部还有一个好处,可以把坐庄机构的交易隐藏起来,一个营业部少则有几千客户,多则由几万客户,相对单个的交易席位而言,营业部更有利于坐庄机构的隐蔽”。

李嘉文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2
 “资金优先制”

“另外,每个营业部都可以申请专门的交易通道。打个比方,就如同普通投资者挤在一起走城市主路,专用通道就如同高速公路,在抢单、排单、撤单上都会更快。主要还是便于对倒和出货,毕竟有一定的时间优势”。

“这个我们知道,走专用通道往往会稍快几毫秒,所以,坐庄的机构就是利用这些优势来迷惑个人投资者?一般开通这种专用席位需要多少资金规模?”,钟成追问。

“在吸筹和洗牌阶段是迷惑,在拉升和派发阶段则是吸引跟风的投资者。一般大型券商要求在2000万以上的市值或资金规模,中小券商多少不一,更加灵活,有些500万的资金规模就能开通。这就是通常说的除了价格优先、时间优先以外的资金优先。”

“资金优先?这就是坐庄机构在利用规则渔利喽?”钟成回了句。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李嘉文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将话题转向了王婆证券刘辉身上:“据我所知,刘辉至少帮助了6家机构承包营业部。”

“他收你们多少钱?通过什么方式收?6家,包括你们吗?把名单都写下来”,钟成递给李嘉文一个本子。

“他没有直接收钱,当时给我们开的是通道服务费,从西门信托走的账。还有另外5家,我都写下来了。”

听到对方提到西门信托,钟成精神为之一振,心想:这次收获不小,还牵出条大鱼。

(谈话内容或涉及下集剧透,暂且省略3000字。)

……

密谈进行了很长时间,结束时,稽查队员既疲惫,又非常兴奋。钟成一边收拾材料,一边嘱咐李嘉文:“今天我们的谈话内容,不要跟任何人提及,今后想到什么就联系我们。”

钟成等人知道,单就协助机构承包营业部,这算不上什么大事,除非找到刘辉直接参与这些机构的坐庄行为才行。

为了不打草惊蛇,调查组宣称调查“结束”,并没有发现问题。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二、“斗士”老刘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见侮而不斗,辱也”。

两边的调查均“没有”查出问题,调查结论在没公布前就已有知情人士透露给了老刘。

知道自己再次顺利过关,老刘颇为兴奋。

对于一位“斗士”而言,一旦警报解除,一定会再次回归战斗状态——并且首先攻击的目标就是给自己拉响警报的人。

老刘显然就是一位“斗士”。这个仇,他记在了楼宏德名下——举报信正出自楼宏德之手。

于是,老刘决定给楼宏德寄点东西,当做还礼。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小姨子”卓越住在江海市著名的湖景房“青城山”里。这是老刘买给卓越作为她30岁生日礼物的,270度湖景豪华复式房。

老刘的老婆,即卓越的姐姐已移民到澳大利亚十多年。卓越则由老刘“照顾”,既是老刘捞钱、洗钱的主要参与人,也是老刘的长期情人。

当然,卓越也非常享受这种锦衣玉食、别墅豪车的金丝雀生活,虽然偶尔一人独守空房的时候,也会觉得老刘这种道貌岸然的嘴脸很无耻,但是又觉得真正经的人也不太可能赚到钱,所以世界就是这样了,心安理得。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爱他么谁谁,草木一秋,人生一世,我死之后,谁还管他么洪水滔天”,卓越经常在抽事后烟的时候,望着老刘白花花的油腻肥肉这样安慰自己。

老刘到了卓越住所,摁了几次门铃没见人回应,于是使劲拍打门口。许久,卓越才姗姗开门。

本来一路上酝酿好的兴致和发明出来的新姿势,全因被堵在门外太久而顿然全消。老刘面对穿着粉色吊带、凹凸有致、妖娆妩媚的卓越正眼都没看,一进门就杀向了香闺,随后又找了衣柜和储物间。

卓越知道老刘怀疑她另结新欢,在满屋子找人!“你找什么呢?!就算我找人了,也跟你没关系,我有我的生活!”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老刘变了个笑脸,流着哈喇子说道,“喊了那么久没开门,我以为你闺蜜也在呢”。

说完,揽住卓越的杨柳细腰,往卧室走去。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此处省略30000字)

一番颠鸾倒凤,老刘想起了来这的正事,于是走向书房,找到了此前“老领导”传真给他的资料,准备寄给楼宏德。

之所以要给楼宏德寄出这资料,老刘既是想向他展示自己的“能量”和“资源”,同时,也是在警告对方,适可而止。

(话说,楼宏德收到自己匿名寄出去的举报邮件,又原封不动被匿名寄了回来,不禁吓出一身冷汗,感慨“水太深……”)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三、抢钱大联盟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前文提到金莲股份实控人老徐对资本玩家黄钰龙提出的30%的“返点”很感兴趣,金莲股份在被快速大幅拉升的同时,老徐与黄钰龙也加快的谋划的步伐。

王婆证券投行部负责人章晓设计了一套平衡多方利益的方案后,将该方案转发给各利益相关方。在章晓的主持下,黄钰龙、叶枫等人与老徐见面具体会商。

会商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讨论购买标的资产和实施流程。

老徐跟黄钰龙两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商定:

第一步以4.6亿元现金收购黄钰龙占股40%的比基尼网络公司的100%股权,设1年业绩承诺;

 

第二步以3.2亿元现金收购黄钰龙占股35%的问天科技公司100%股权,设1年业绩承诺;

 

第三步,完成现金交割后,比基尼网络公司原主要股东(包括黄钰龙)要出资购买咸鱼翻身资产管理计划的2亿元份额,该资产管理计划通过大宗交易受让老徐股份,同样模式,问天科技公司原主要股东(包括黄钰龙)也要出资1.5亿元购买咸鱼翻身资产管理计划。

第一步、第二步为第三步的前置条件,只有前两步完成交割后,才到第三步。

同时,为了保证标的方履行“接盘”老徐股份的承诺,标的方的主要股东要现行筹集资金认购咸鱼翻身资产管理计划的份额,一旦完成前面两步后,则由管理该计划的管理人出面受让老徐的股份。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第二部分,讨论老徐的退出方案。

为保证老徐自己的利益,他要求章晓一定要把“退出”方案设计好。正如上文所言,收购两个标的的交易对价,将分别有2亿、1.5亿直接购买咸鱼翻身资产管理计划的份额,而该份额分批受让老徐的股份。

如此便形成了环环相扣的资本运作方案。

   

第三部分,讨论并购资金和接盘来源渠道。

而收购两家标的公司的资金,由上市公司金莲股份解决。章晓的解决方案是卖金莲大厦进行融资,然后再以租赁的方式把大楼回租使用。

接盘老徐的资金来源,则设计得更巧妙。

为了保证对上市公司有一定的控制,叶枫等人主动要求参与接盘老徐的股份,于是叶枫等人出3亿元的资金,作为夹层资金。

另外,由黄钰龙及两家标的公司进行融资,按1:2的杠杆,以3.5亿元作为劣后资金融资7亿元。

如此,13.5亿元的股权接盘资金得以解决。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这个方案看上去很完美,不显山不漏水,堪称经典:

其一,该方案让黄钰龙得以兑现高额投资回报;

 

其二,老徐在协助掏空上市公司的同时,还大赚一把,同时又能顺利脱身;

 

其三,二级市场玩家通过夹层资金参与收购金莲股份的控股权,能够更好地控制金莲股份,便于更方便地操作股价;

 

其四,巧妙地运用杠杆和夹层资金,使得黄钰龙等人的以3.5亿就可以撬动13.5亿的控股股东筹码,进而控制整个上市公司,大幅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

如此方案“完美”地把标的资产方、上市公司实控人、二级市场玩家等人的利益绑定在一起,照顾到了各方的利益诉求。

看完整个方案,让我们再次隆重认识和介绍一下这个方案的设计者、操盘者:王婆证券老刘的同事,投行部负责人章晓同志!

而咸鱼翻身资产管理计划的管理人则是与章晓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鲸鱼资产管理公司。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咸鱼翻身资产管理计划虽然最终穿透是两家标的公司主要股东,但利益相关方采用了代持的方式,且他们并不打算披露这一重要信息。

黄钰龙及标的公司原主要股东之所以愿意出手接盘老徐的股份,他们考虑就更简单了:把两家净资产合计不到2700万的公司作价7.8亿卖出,然后,仅花3.5亿就拿到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说白了就是用凭空增长的“溢价”来接盘老徐的控股权,怎么看都是白捡的买卖;再说了,接盘的12个月后即可在二级市场卖出股份——方案上的时间承诺期是6个月内不转让股份。

当然,为了促进这一方案的落实,老徐还是做了些牺牲,实际从黄钰龙处拿到的返点是成交总金额的15%——老徐接受的条件是必须有资金方受让其控股权。

加上股权转让的13.5亿元真金白银,老徐将总共拿到14.6亿多现金,做了大半辈子生意的老徐自然明白见好就收的道理。

正如前文所言上市公司收购两个标的的资金,章晓最初的设计是:把金莲股份的大楼卖了,然后再以融资租赁的方式“回租”办公大楼。

看似完美的计划,正朝着“肉食者”所希望的方向推进着。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四、新融资方案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不过,熟知内情的老徐多少还是有些担心,不为别的,单就那两个并购的标的就颇为让人不放心,为此他又特意找了王婆证券的刘总征求意见。

王婆证券的老刘接过老徐带来的资料,在被调查期间,也从章晓出多少也获知了资本运作方案。不得不说,老刘还是得佩服章晓的运作手段,能够很好平衡各方利益,同时还能不经意间为自己往自己口袋装入一大笔合法合规的钱。

老徐来之前,老刘已经与章晓通了电话,自然不会去拆章晓的台。

老刘认真地看着资料,不时还做上记号。

“老徐,你担心什么?”老刘把资料放下,抬头看了看老徐。

“刘总啊,我总感觉,这两个标的公司不怎么靠谱。”

“是!毕竟成立时间都还不到3年。而且业务也比较虚。”老刘接话道,“但是,你都要把上市公司卖了,以后跟你啥关系都没有了,还担心个球啊。”

“我没想到这两家公司质地这么差,万一今后真玩不下去了,以前的那些老员工不得戳我脊梁骨?”

“哈哈,我的徐大哥,你都快准备移民的人啦,还在乎这个?再说了……”

老刘顿了顿,本想说“你都答应拿人家返点,现在又反过来担心标的有问题?你这不是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吗?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但又不想驳对方面子,于是话锋一转,“再说了,万一这两家企业今后业绩稳定增长呢?毕竟好与坏的概率是50%对50%。”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见对方如此安慰自己,老徐点头表示同意。

老徐自己非常清楚,既然对方愿意给1亿多的返点,而且还将交易总对价的1/4真金白银拿出来“买”自己的股份,如果是质地稍好点的标的公司,对方肯定不愿意如此干。

跟王婆证券的老刘提这个事情,只是寻求心理上的些许安慰罢了。

老刘又故意问道,“那,并购资金从哪里来?”

“准备把金莲大厦卖了,然后再以融资租赁方式租回来。”

一听到老徐要卖公司大楼,老刘意识到赚钱机会又来了,轻轻地靠过去,歪着脑袋低声说,“老哥,卖楼这个事情,我给你操作咧?”

自从认识黄钰龙后,老徐意识到凡是生意都有回扣或返点拿,至于多少就看谈判情况,于是,接着老刘的话,问:“刘总,你觉得这笔生意能有返点吗?”

老刘大笑一声,心里暗唾,但是依然很客气的问老徐,“这事你跟谁提过?”

老刘这样问是有目的的,他判断章晓应该是第一个知道这事情的,毕竟整个方案都是他设计的,而如果再从老徐口中了解到还有其他人的话,那么,老刘要想拿到这笔生意,就得下点本钱——老徐认钱不认人。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昨天去问了下飞达融资租赁公司的林总”,老徐脱口而出,显然他没有细想老刘问题的真实目的。

“章晓没跟你提,由他来操作?”老刘试探性问。

“说了,但是他没提返点事情,所以,我就想把这块单独拿出来做。”

“卖大楼,可不是小事,需要经过股东大会投票通过才行,可能章晓没把握吧,涉及资金虽然不小,但没多少可操作空间,倒像是鸡肋,章晓自然不感兴趣。我个人不建议直接卖大楼,毕竟事情一旦上到股东大会就不太好操作了。”

老徐连连点头,“可是抵押融资,只能按5折融资,还有3个多亿的资金缺口”。

老刘沉思了一会,抬头跟老徐说:“分两笔融资,第一笔融资担保的方式,我帮你操作4-5亿左右,第二笔供应链融资2-3个亿,你觉得怎么样?至于返点,年利息收入的3%-5%。董事会分成2个议案来表决,时间也分开,这样的话就可以直接决定了。”

听罢,老徐只是点头,但没有直接回复。

至少他对老刘给出的返点不太满意。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五、不懂事的独董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金莲股份在连续大涨后,突然就停牌了,对外宣称:筹划重大事项。

这一突然的停牌让众多追高接盘的散户兴奋不已,庆幸自己当初追高买入的举动非常明智,进而对自己的长相和智商都衍生出了无比的自信,各个炒股论坛的灌水区又出现了很多低配版股神。

在一众韭菜伸长脖子等待金莲股份最新公告的同时,它的董事会却出现了一些杂音。

独立董事陈三思看完关于拟收购比基尼网络公司100%股权的议案,当场就提出了疑问。

“徐总,这个并购议案,是不是写错了?比基尼网络公司净资产才1510万元,估值却高达4.6亿元,翻了30倍?另外,这个问天科技公司净资产也才1100万元,估值高达3.2亿元,也是翻了差不多30倍,这溢价是不是高了点?”

董事会其他成员面面相觑,最后又都扭头看着老徐。

本来计划就是走过场的,没想到遇到个“不懂事”的独立董事,老徐看了看陈三思,板起了脸,“陈总,你觉得估多少合适?”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被老徐这样一问,陈三思倒觉得有点下不了台,脸立马通红了起来。

陈三思曾任多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基本上属于“职业独董”,主要工作就是“签字+拿钱”。

他凭借混迹职业独董行业多年的经验,总结出了发财之道,就是“少说话,多拿钱”——投资者保护虽然很神圣,但是投资者不给自己付钱啊!

陈老将这一经验应用在金莲股份此前2年的独立董事任期中,与董事会其他成员早已达成琴瑟和鸣、歌厅小姐伺候大金链子老板般的和谐关系:只要事情不是太出格,陈三思打打哈哈就过了;如果太出格了,加点钱,也能摆平。

但,这次看到这个议案,让他本来已经没有底线的底线更加没有底线,一时间心理上还没能适应彻底没有底线的新底线,所以才很没有底线的居然发表了“异议”。

见陈三思不再说话,老徐又恢复了和蔼的面色,“那没有异议的话,大家就表决吧!”

老徐此前已经与董事会的其他成员打过招呼,并且也给各人做了利益上的承诺——并购完成后,资金划转第一笔后,每位董事可获得100万的现金,最后一笔资金到账后,每位董事再获得50万的现金。

此次董事会的讨论只是走个流程。让老徐颇为意外的是这次竟然是陈三思当选金莲股份独立董事后的唯一一次投了弃权票,也是唯一一位投了弃权票。

会后,老徐把陈三思约到办公室。

“陈总,最近是不是遇到啥事了?看您最近挺忙的,这样吧,我让公司财务给您支10万,感谢您为公司的付出,建议辞掉独董职务吧!”

陈三思从老徐的口中没有听出商量或是建议的意思,这摆明是给笔封口费让自己滚蛋。

陈老有些失落,但是10万块钱的承诺还是很快让他又有自信恢复了一脸学者的浩然正气。

“这独董当得也不亏”,陈老在去洗浴中心的路上,摸着手提包里的10沓百元大钞,很快就释然了。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六、被卧底的并购标的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在与老徐商定后,黄钰龙就马不停蹄地与比基尼网络公司、问天科技公司原主要股东沟通。

实际情况是,黄钰龙分别持有比基尼网络公司8%股份、问天科技公司12%股份,也就是说,在把这两家公司卖给金莲股份之前,黄钰龙要继续收购这两家公司股份。

对于有着明确利益诉求的股东们来说,只要价格合适,什么都好谈。

前文提到比基尼网络公司的净资产只有1510万元,连续两年亏损,而黄钰龙同意按2亿的估值从其他股东手中收购32%股权,并附带“1年之内让上市公司并购比基尼网络公司”的条件。

同样的套路再玩一次,问天科技公司当时净资产只有1130万元,也未实现盈利,黄钰龙同意按1.6亿元的估值收购另外23%股权,无附带条件。

两家公司的原股东自然明白黄钰龙愿意高溢价收购股权的玄机,但是“见好就收”是股权投资者锁定收益的最好方式,毕竟不是所有企业都能上市,也不是所有企业都能被上市公司所收购。

另外,出让部分股权,使得所投企业能够以更高的溢价卖出,对股权投资者而言显然是明智之举。

于是,两家公司在被金莲股份收购前,来了一次股东持股比例的闪电变更,这次精准卡位后黄钰龙成为两家标的公司的最大自然人股东。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七、猎艳“事故”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老徐与黄钰龙已谈妥并且在章晓的帮助下还设计了一个环环相扣、非常巧妙的资本运作方案,似乎一切都在平静地、有序地朝着既定的方向推进。

要不怎么说无巧不成书,这其中又出了岔子。

1
 好色欧阳华

在第七集中提到金莲股份的副总经理欧阳华平时喜欢“调戏”公司女员工,借机揩油那是家常便饭,长期与多名女员工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已是公开秘密。

4月,南方已是初夏时节,天气转热。车间更是闷热,而这时候则是欧阳华频繁巡视车间的“高峰期”。

一进车间,欧阳华就径直走向王翠红所在的车间组,色眯眯地朝王翠红走去,看到她白色工作服的上排扣子没系上,走到王翠红工作台边上一直盯着她的胸前看,似乎在找寻什么。

王翠红是3号车间主任,为人比较随和,平时有员工请假,就主动替班,刚好今天也是替班。虽已结婚多年,但依然保养很好,往哪站都能吸引一众目光。

她是欧阳华一直惦记但一直没得手的女员工之一。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光听脚步声王翠红就知道欧阳华走近偷看她,倒也大方,抬头与欧阳华对视,刚好给欧阳华一个非常好的视角。

看到欧阳华口水都快留到嘴边了,王翠红娇笑着,“欧阳总,您这日理万机还有时间来车间巡视啊!”

欧阳华擦了擦嘴边的口水,“翠红啊,今天上中班啊,下班我送你啊!”

“我可坐不起您欧阳总的宝马车!”王翠红故意提高音量说到,整个车间的工作台瞬间都停了,有几个工人站起来,注视这边王翠红和欧阳华动静。

欧阳华见状不便继续纠缠,只得悻悻走开。

没走几步又不禁回头望了望王翠红的身影。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2
 猎艳泄密

中班的下班时间是晚上10点。

欧阳华让王翠红盘点3号车间的库存,知道对方是故意找茬,王翠红倒也爽快接招。

清点完存库已11点半,厂区最后一班大巴已经走了。欧阳华又提出送王翠红。

上车前王翠红去了趟洗手间。

随后,两人上车往王翠红家驶去,一路上欧阳华的手没安分过,一会想摸王翠红手,一会又想摸大腿。王翠红的机智应对让欧阳华没讨到便宜。

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王翠红随手打开副驾驶座前的抽屉,看到一份协议书的复印件——沙头地块使用权转让的协议书,欧阳华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力无边,不经意间又把土地资产被贱卖的事情说漏了嘴角。

距离王翠红家有不到300米处时,王翠红主动示好,“欧阳总,其实我也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要不把车停到拐角处聊会天?”

欧阳华一听,直道是好事好成,今夜有戏,于是把车停到小区拐角僻静处。

王翠红借机摇下车窗并打开了门,主动把工作服领口往下扯了扯,这一挑逗动作,加上一路上想着下手的场景,把欧阳华的欲火给彻底点燃了,从驾驶室直接朝王翠红扑了过来。

在力量上欧阳华有着绝对优势,王翠红被牢牢压在副驾驶座上。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人影冲了过来,拉开副驾驶门,把欧阳华连拽带拖给拔出了车,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打。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顶着小帐篷、欲火焚身的欧阳华被这突然一幕给吓得吓得失禁,但是又怕张扬出去太丢人,抱着脑袋低声求饶:“大哥,有事好说!别动手!钱在包里!”

几个人压根都没理欧阳华的求饶。

最后,王翠红整理好衣服从车上下来,拉住其中一个人:“好了!好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原来,在王翠红上欧阳华车之前,她去了趟洗手间,给她的爱人彭秋生——金莲股份工会主席彭春林的弟弟打了电话,把欧阳华纠缠的事情跟彭秋生说了,施了小计打欧阳华一顿。彭秋生随后约了几个此前被解雇的工友在等着欧阳华。

几个人把新仇旧恨一股脑的使劲朝欧阳华身上招呼,打得那叫一个过瘾。

欧阳华挨了这顿打一点不冤。

在欧阳华被拖下车暴打之际,王翠红从车上找到不少合同文本的复印版,这些本来是欧阳华备份想将来应对不时之需的。

为了避免今后不必要的麻烦,众人让欧阳华写下了“企图猥亵王翠红的事实并保证不追究被打事宜”的保证书。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八、灭顶诉讼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王翠红拿到的那些合同文本系老徐与几个资产购买方所签订的抽屉协议。

这些资料随后转到工会主席彭春林手上,而彭春林则把这些资料分别寄给了交易所和江海市证监局。

 

在彭春林、王翠红等人的组织下,全体员工发起了对老徐、欧阳华等人的集体诉讼,控告他们贱卖上市公司资产

老徐等人的如意算盘,遇到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挑战。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营业部黑幕

原创文章,作者:TTon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glongwang.com/157.html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