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股票论坛首页
  2. 股市叨逼叨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作者 / 姚赟

数据整理 / 任娅斐 姚赟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近日,凭借一场演讲,张一鸣彻底出圈。


字节跳动9周年庆上,张一鸣发表《平常心做平常事》的主题演讲,分享了他对“平常心”的思考,包括如何以平常心对待自身、公司业务、行业竞争、成功和失败等。


这场演讲中,金句频出:比如,只有心态越平稳,才能扎根越牢,才能够有魄力有想象力去做更难企及的事情;比如,用最直白的话说:“吃饭的时候好好吃饭,睡觉的时候好好睡觉”;比如,平常心对待成功和失败,也包括不要错误归因,把外因当作内因,不要把运气当作能力,要找出成功或者失败的真实原因。


平常心,成为张一鸣的重要标签,也即将成为企业家圈内,最流行的反黑话的“黑话”之一。


一个有趣的现象:似乎50后、60后的企业家,如郭广昌、段永平、董明珠、柳传志等,总是爱聊情怀;70后的企业家,如罗永浩、陆奇、贾跃亭,则动不动就要All in;新生代的80后企业家,如黄峥、张一鸣、李想等,包括1979年出生的王兴,却扎堆佛系地说要保持平常心。


这是一个巧合?命题的真伪又该如何判断?企业家不同的态度和观念,是代际的理解差异,还是局势所迫、所感的叙事经济学?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80后企业家更爱谈平常心


张一鸣并非第一个公开表达平常心的企业家,更不是新生代企业家中第一个表达类似观点的人。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上市,当天泡泡玛特开盘涨超100%,报77.1港元/股,市值突破千亿港元,这对85后创始人夫妇身家随之暴涨至460亿。


上市仪式结束后,创始人王宁接受了媒体采访。


“我们不觉得现在成功,不希望大家感觉我们现在已经到人生顶点了,我自己还是挺平静的,希望我自己和团队都保持平常心,耐下心来,用名誉、财富这些去做更大的事情,做一个真正的中国的好品牌。” 面对暴涨的身家,王宁说。


保持平常心,成为王宁应对起起伏伏的方法。


2019年2月,王兴发布内部信称:无论外界环境如何风吹浪打,我们都要保持平常心,通过科技和创新为我们的用户、商户和社会持续创造价值,要始终遵循商业规律,坚持做正确的事情。


更早之前,深受段永平影响的黄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段永平)说快就是慢,慢就是快。他说用平常心来做事情会更好。他说其实平常人是很难有平常心的。从他个人来说,他是一个不断进步的人。”


数年前,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在个人博客中发表过一篇名为《李想的投资笔记:为什么我的投资业绩很糟糕?》的文章,文中9次提到平常心


如,“以一颗平常心去做事,通常都会有好的结果和好报。”如,“好心多数会办成坏事,好心多数会没有好报,只有平常心才能真正办好事。”又如,只有一个平常心才是不需要别人去猜测的,自己心里没有“贷”,别人身上也没有无形的“债”,能够以一颗“平常心”去做事,才会有好的结果。


除了这些解读,李想还给平常心做了详细解释,甚至结合自身理解,为平常心搭建了一个公式,给出了四项标准。


泡泡玛特的创始人王宁1987年出生,张一鸣1983年出生,黄峥1980年出生,王兴1979年出生,这一时期出生的企业家,不约而同在特殊时刻将“平常心”放在了重要位置。


虽没有直接讲出“平常心”三个字,唐彬森在分享时吐露出的价值观上,有着相似的判断。深度思考,强调方法,没有鸡汤,具备逻辑体系,是平常心背后的共通点。


近期,1982年出生的唐彬森,也因为一年前的演讲分享,“藏不住了”。


因逐渐明朗的消费投资版图,唐彬森被“考古”出了2020年在正和岛上的一则公开演讲,科学统计、贝叶斯理论、概率、不犯经验主义错误等理性的关键词充斥全文。其中,在谈到企业成本时,唐彬森说到:“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多花时间思考你的方向。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情怀、All in和平常心


真的如此么?


从采访、公开演讲、内部信等公开信息中,我们搜集整理了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的数百位知名企业家,从中逐一查找筛选,找到了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的四十余位企业家。


这些企业家曾在公开场合直接表达过情怀、all-in和平常心。下图中,持支持态度的标记为√,曾公开批判或反对的标记为X。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企业家对情怀、All in和平常心的态度 


从图中能发现,平常心一词,并非是80后企业的专署词汇。


任正非、曹德旺、张瑞敏、郭台铭、陈东升、冯仑、段永平、李书福等40后、50后、60后企业家,频繁将平常心挂在嘴边。周鸿祎、马化腾、丁磊等70后企业家,也常用平常心一词。更别提王兴、黄峥、李想、张一鸣、王宁等80后、90后企业家,近期更是扎堆聊平常心。


平常心之外,情怀一词,也并非60后企业家的专属。


以年龄顺序,任正非、曹德旺、王石、董明珠、王健林、李东生、冯仑、段永平、俞敏洪、史玉柱、李书福、张近东、马云、杨元庆、郁亮、王传福、郭广昌、方洪波、沈南鹏、雷军、王卫、周鸿祎、丁磊、罗永浩、贾跃亭、刘强东、张天一、戴威都分别在不同的公开场合,讲述过对情怀的理解和看法。


但,不论是平常心,还是情怀,含义上都有不少差别。我们以“平常心”一词为例。


任正非:面对变革要有一颗平常心,要有承受变革的心理素质《任正非:华为的冬天》。
张瑞敏:对外,我认为“平常心即道”,争论对或不对没有意义,最后以市场效果来定,如果效果好,那证明自己的创新是对的。
陈东升:企业要告别英雄主义时代,进入平常心时代 (2012年前)。
王卫:我在管理企业、甚至自己人生中一直努力保持着平常心。
周鸿祎:作为一个企业家,应该心知肚明,那都是比较虚幻的数字而已,并不代表公司真正的价值,公司还是要回到正常的估值,我们要用平常心做事。
马化腾:互联网十几年,竞争无处不在,我们抱着平常心看待。(2013年)
丁磊:在经营整个业务的时候,要保持一颗平常心。(2017年)
李想:以一颗平常心去做事,通常都会有好的结果和好报。


我们可以发现,这些企业家提到“平常心”的时间段,往往正在发生或者可预判到即将要发生一些不平常的事。


再以情怀为例。


曹德旺:企业家必须要有这样的情怀和境界,国家会因为有你而强大,社会会因为有你而进步,人民会因为有你而富足。
李东升:成功的企业需要坚守理想与情怀(2017年)
冯仑:有了价值观的驱使,你就会有一个方向感。这个方向感,每个人不一样,每个时代也不一样。20年前、30年前所谓的理想,没有个人理想,我们只有家国情怀。(2012年 开讲啦)
史玉柱:因为我们有上亿玩家,这个能抒发他们的情怀。
马云:新时代要有新的担当和家国情怀。
杨元庆:当下的我们更应该践行企业家精神,不能仅仅想着抄捷径、炒概念、挣快钱,而是要有实业报国的情怀,要有打造‘百年老店’的工匠精神。(2018年)
王传福:当初的梦想和情怀,今天已经实现了,但随着产业规模的提升,目标又在调整。(2018年)
刘强东:我们非常大的一个自己的个人梦想和理想或者与情怀,就是京东公司每一分收入、每一分利润,必须建立在为这个行业,为国家创造十倍以上的价值基础上的,这样我们才能脸不红心不跳地把这个利润和收入拿到。(2018年)
方洪波:关注企业员工的成长,关注社会效益,做有梦想、有情怀的持续性成长的企业。(2014年)
沈南鹏:创业的本质就是用大情怀做实事,创造真价值。
雷军:我们将全力为理想与使命而战,我们的梦想在全球,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小米,不是某一个人的小情怀,而是一群人的光荣与梦想,一个时代的机遇和使命。(2014年)
丁磊:一个人不管身在什么位置,还是应该有些情怀和担当(2020年)
贾跃亭:这是真正让FF达成产业变革的前提,也会保证FF的愿景和梦想不会扭曲,FF的变革情怀也得以坚持。(2018年)


从上述案例中,我们能发现,60后企业家口中的情怀,多为家国情怀;70后的情怀,如果提了也多与商业、企业为叙述的主体;而80后、90后企业家,极少提情怀一词。


结合统计情况,从企业家年龄和对“情怀、all-in和平常心”三者的态度来看,可以看出,60后的企业家更爱谈情怀,80、90后的企业家更喜欢聊方法论或干货。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左右摇摆的情怀

永远澎湃的“Dream On and All in”


当然,还有不少个例。


2015年8月,当时还是锤子科技CEO的罗永浩在微博上贴出了一组问答对话,其中一个问题是关于罗永浩做手机是贩卖一种情怀。


罗永浩回复:完全同意,优秀的品牌都不是简单地贩卖东西的:苹果贩卖的是改变世界的创新精神和“非同凡想”,星巴克贩卖的是调性和“第三空间”,莱卡贩卖的是逼格和传奇。没文化或缺少品牌能力的企业才会硬邦邦地论斤卖东西。锤子科技作为一个能输出价值观的企业,产品做得异常优秀出色的情况下,营销上贩卖情怀和理想主义是再自然不过的。


2017年4月,罗永浩与罗振宇对话长谈,播出版本超过6小时。


长谈过程中,罗永浩表示:贴在自己身上的很多标签其实和自己没有太大关系,但这些标签却会一直跟着自己走,比如“彪悍”、“情怀”和“工匠精神”。


“我们发的第一代操作系统,在那个发布会上,全程我就提了这么一句,结果这一句被很多偏文青的媒体记者当成一个事,然后去讲,讲的话偏理科生就觉得很烦,你个做企业的讲什么情怀,然后就拿那个使劲恶心我。包括我们手机上市以后,他们说你这个手机是白送的,情怀就值3000块,就这个来恶心我们,后来越传越广。” 以“情怀”为例,罗永浩这样讲到。


据《驱动中国》报道:在2013年发布Smartisan OS时,罗永浩曾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演讲,而他口中出场频率最高的无疑是“情怀”二字了。


另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是贾跃亭。但与罗永浩不同,在概念时尚方面,贾跃亭一直是弄潮儿。


2019年,我们整理发布过一篇名为的稿件,其中,很直观地发现2015年是互联网黑话的爆发期。


现在大家熟知,且沿用至今的黑话,也从2015年开始。


如,从0到1、多元化、快速迭代、敏捷开发、独角兽、增长黑客、风口、社群、BP、商业本质、去中心化、流量、P2P、护城河、品效合一、场景、算法、野蛮生长、上半场、下半场、知识付费、赛道、闭环、赋能、边界、平台战略、all in、拉新、获客、黏性、留存、促活、消费升级、DAU、MAU、新物种。


差评君在一期聊黑话的视频中讲到:下周回国的贾老板,提了一个词“生态化反”。好家伙,所有人都惊了。外人觉得这是什么,圈内人表示还能这么玩,我也要学学。这就是互联网黑话大浮夸时代的序幕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2017年1月4日,国际消费电子展(CES)前夕,FF在拉斯维加斯正式发布了其首款量产车型——FF 91。据悉,这是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将全球最强的动力性能、无缝互联、安全智能等特点集于一身,将颠覆人们对汽车这一产品的传统认知,全面体现FF破界创新、定义未来的实力。


现场,贾跃亭以英文致辞,结语是“Dream On and All in”。而这是贾跃亭第二次提到这句话,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就以此作为开场。


情怀和All in具备。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一门叙事经济学


任正非曾说:少谈情怀,多给钱,谈钱是对员工最好的尊重。


而王健林又说:不要谈钱,谈钱多庸俗!我们谈理想谈情怀。


不仅仅是企业家内部对一个词的理解有截然不同的理解,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场景和对话下也会表达出不同的意思。


俞敏洪曾就情怀在不同场合,表达过三个版本:


第一个,新东方要把教育当成一种情怀来做,这和资本无关,也和互联网无关。


第二个,悲天悯人是情怀,做善事是情怀,创造伟大的企业是情怀,拥有伟大思想是情怀,把自己一辈子过完可以说一声我没白过,这都是情怀。有情怀的人一定不会做坏事。


第三个,任何不以挣钱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耍流氓,现在有很多小年轻跑过来找我的时候,找投资,上来谈情怀,他们知道我这个人是谈情怀的人,但挣钱路子都没有摸清楚,如果想不通钱怎么挣,就意味着你没有商业头脑。如果以这种状态进入商业领域,迟早是要被玩死的。 


整理过程中,我们发现矛盾、摇摆、打脸,与企业家们如影随形,罗永浩不是个案。对于什么词代表什么态度,除了企业家个人的理解和代际时代差距之外,事实上,用叙事经济学可以更好地解释这些变化和左右摇摆。


情怀关键词的百度指数来看,从2011年至今,其曲线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其中2014年上半年至2016年年中,是一个量变阶段,搜索量逐渐攀升,从平均150左右攀升到平均六七百,甚至最高达到了1000以上。到了2016年中旬,搜索量开始有所下滑,但依旧维持在比A阶段高出6倍左右的状态。


再来看另一边,B阶段究竟发生什么。


以情怀为关键词,找到了相关的新闻标题,我们随机挑选了2014年-2018年期间有关的新闻标题。


老罗的情怀值1024元,贾跃亭画的大饼呢?(2014年10月)
小米4发布会观感:先活下来,再讲情怀(2014年7月)
乐视造车,透过情怀看商业(2014年12月)
乐视贾跃亭:2015年颠覆汽车行业(2015年1月)
贾跃亭:不是一切的梦想都甘愿被折掉翅膀(2015年7月)
罗永浩:我做锤子手机就是在贩卖情怀(2015年8月)
罗永浩被告虚假宣传 网友:情怀说多了最终要还(2016年6月)
王思聪暗讽锤子解锁靠情怀 看罗永浩如何回应(2016年6月)
罗永浩、罗振宇《长谈》将播 罗永浩只讲干货不聊情怀(2017年4月)
向老罗致敬,汽车行业这些车企也很有情怀!(2017年11月)
科技界最具情怀的两个人:罗永浩为周鸿祎新书“站台”!(2017年11月)
锤子手机要卖6000元,真有人为罗永浩的情怀买单吗?(2018年4月)
2018年 情怀倒闭罗永浩(2018年12月)
别了锤子!罗永浩或将销售下一个“情怀”(2018年12月)
锤子科技法人变更,罗永浩的情怀真要落幕?(2018年12月)


将标题中包含的褒义、中性和贬义为区分,我们能发现,社会对于“情怀”一词的态度在改变。在商业中,过度的情怀,理性的商业模式成为下一个接棒者。


《叙事经济学》中,曾提出了这样一则案例。


1929年10月28日和29日的股市狂跌之后(29日的跌幅略小于前一天),人们马上用“崩盘”(crash)一词来形容此次狂跌。这个词也与随后的大萧条紧密联系在一起。“崩盘”一词的原意是冲撞、碰撞,容易让人想起莽撞或醉酒的驾驶员或是冲破极限的赛车。


在这之后,崩盘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沿用至今。


情怀、All in,还有现在的平常心,也产生于特殊的时代背景。


2014年9月,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2017年7月5日,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去美国洛杉矶“开例会”。7月6日,贾在微博发表个人声明,称“会承担全部责任,尽责到底”。当日乐视网公告,贾跃亭辞去一切职务。此后数月,“稳健投资孙宏斌,下周回国贾跃亭”成中文互联网新段子。


对于情怀的狂热,大众开始回归理智和商业常识本身


从生命周期角度来看,情怀、AII in和平常心其实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以此作为时间轴和研究方法,我们发现情怀出没于2014年-2016年8月,2017年1月-2019年10月大家开始爱说All in,时间跨度基本在两年左右,All in接近尾声之时,确实需要一个新关键词了,张一鸣的平常心恰好踩在了互联网芸芸众生的需求上。


而在此过程中,企业家在不同语境、不同经济情况下,与其他人,甚至自己与自己的矛盾和改变,也变得理所当然。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企业家“黑话”指南:60后谈情怀,70后在All in,80后修平常心

原创文章,作者:快车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anglongwang.com/160816.html

联系我们